junk

语感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一个

有语感的确是一种天赋,并且是一种难得的天赋,但不能因为反正也没有这份天赋的自暴自弃,而写些自己明知不足的东西出来玷污最初想写些什么的那份迫切和不平。

毕竟我是想写给你一个可以微笑的世界才动笔的。
以此自省

爱君笔底有烟霞:


  第一章  






洛基最近心烦意乱,他右臂肘窝里的一颗很小的胎痣又肿胀起来,是那种惟血液隔着皮肤会显出的石榴红色,不痒,一挠就闷痛,每当这种时候,他就知道是索尔要出现了。




他在心里恨得牙根发痒,捋下衬衫袖子不再管它,把两粒袖扣都系上,这能维持个十分钟,有时一天。索尔不是他的谁,不好说,他们曾经是朋友,之后有段时间是敌人,现如今又回归到难以定义的关系中去。



 


在此之前,我对这个CP的了解不会多过任何一名普通的雷神电影观众。


好作者的魅力就在这儿,无关的cp,陌生的语境,仅仅看个开头,也会有一秒坠入爱河的感觉。


成熟的语感,流畅的句式,精巧的叙事结构。


短短160个字就能看出来的好。


“索尔不是他的谁,不好说”更是神来一笔。


这么口语化的表达,毫无技巧可言,但是又特别耐得住寻味。稍显迟疑的口吻,一字一句顶在喉头,挥之不去的宿命感便顺着语句绵延过来。


同意一个说法,“语感”算得上是检查文笔的硬指标。就像打篮球,先不看怎么投篮怎么传球,触球控球的那一两分钟,水平怎么样已经能看出个大概。


而这大概是一种,容易被信口开河认为无难度的,把你脑袋敲碎也没有的天份。


这里不打算rewrite「语感好」的定义。


非得用什么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那种让你觉得【脊椎窜电一见钟情】的好,那种脑中有高音喇叭加持尖叫【天哪这就是我想要的!】的好,那种【能完全相信其水准不用担心踩雷】的好。


最近一次的体验是在 @正阳村委会 的《盲山》


“他就想起之前跟刘彻上山玩,在树林里见到一副白骨。刘彻就吓唬他,说我认识这人,一个omega,发情期时候没人管,家里人嫌麻烦,就给扔林子里了。香味招来山里的狼,畜生哪知道怜香惜玉,直接活吃了。”


“现在他几乎相信那个故事是真的了,再过几年,这个omega被玩腻了,便也是林间再多一副白骨。”


文字概括和埋梗铺梗的能力简直超群。


又比如《如此夜》里的这个句式结构,把一段本来程序化的流水账写得这么有滋有味


“等明诚停好车也进了屋,他发现要找到明楼在哪里,一点也不困难。
这并不是说两个人真的心有灵犀到了无所不知的地步,而是明楼自己留下了线索:明大少爷一进门,先是扯了领带,然后是衬衣,再是西裤、皮鞋和袜子,人走在哪里,衣物随手也就丢在了哪里。他说是醉了,但还是记得手表搁在浴室外头,眼镜却带进去了。”


优秀的作者总是相似的,不是在这个圈就是在那个圈。


突然萌生出哪天没粮了就把各大cp的镇圈文撸一遍的念头。

评论

热度(44)

  1. 袁大放陆康禾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天哪 这篇文真的 会心一击 因为笔力拙劣传达不出足够的感情――我真的是太弱了
  2. 陆康禾爱君笔底有烟霞 转载了此文字
    存一个,致敬好文,也算是自己激励一发… 我自己的话,姑且还算是个“喜欢阅读”的人。亏在缺乏耐性,所以...
  3. junk爱君笔底有烟霞 转载了此文字
    有语感的确是一种天赋,并且是一种难得的天赋,但不能因为反正也没有这份天赋的自暴自弃,而写些自己明知不